• 81年历史的西安火车站

    拥有81年历史的西安火车站,不仅承载老西安人的记忆,而且承载了长安城的巨大变迁。
    微新华 · 2020-03-30 · 1.98万浏览
  • 老西安人的洗澡记忆里藏着一座城市的变迁史

    微新华 · 2019-06-05 · 2.77万浏览


  • ◤1921年◢冯玉样将军第一次率军来陕,看到满城一片荒地,荒草丛生,人烟稀少,冯将军为了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一个繁荣的新市区,在民乐园中间建造了一所可容纳几百人的礼堂,围绕着礼堂修建了许多店铺,设想以民乐园为中心,逐渐发展,形成一个新的市场。建成后的民乐园,三教九流业态兴隆,吃喝拉撒睡、说唱念做打,饭馆、旅店、说书、唱戏、耍把式卖艺、卖狗皮膏药等,囊括七十二行,有如京城的大栅栏,尤其是簇拥成群的“花馆”(妓院)备受世人瞩目,被誉为“上九流”。



    ◤1938年◢黄河花园口决堤数千万人沦为难民,从这年起从河南逃难来陕的难民迅速增长,到1942年形成高潮,以致当时政府公开阻止。虽如此西逃洪流从未断绝,一直持续到建国初期。建国初期民乐园棚户区形成,颠覆了先前商业格局,成为纯住区。民居大多是土木和席棚,低矮拥挤高低不一,房檐相互叠压,电线交错缠绕,犬齿交错的山墙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东家放个屁西家也听响。随后因居住原因,平顶加二层,过道被挤占,就连南门三孔大门的两孔都被用作居住,可见居之不易。因多为劣质建材,一遇刮风下雨屋里就漏,于是一大片房顶上又铺了一层黑色的油毡,下雨时屋面的雨声特别刺耳。



    民乐园的汤伯伯是我最喜爱的人之一。大约在我四、五岁的时候,父亲常常晚上领我去汤伯伯家,从残破的东门进去,走到尽头左手角落里的一个油毡棚就到了。那时,汤伯伯家总是他一人,我们去了,父亲和他就用家乡话交谈,为了安抚我,汤伯伯总是拿糖果给我,有时候还有花生米、葡萄干之类的稀罕物,然后他们喝酒。个别时还有渭北白水的李叔叔等几人,都是湖南老乡。汤伯伯年长父亲不少,个子不高,有点佝偻,显得老态龙钟。他总是乐呵呵的样子,慈眉善目,似乎无忧无虑,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童年。后来,上了小学,为汤伯伯读《毛主席语录》成了父亲给我的任务,父亲乐此不疲。汤伯伯家南边有条很窄的巷子,很是曲折,能通到南边大门,中间有家社办蜡烛厂让人总惦记着,我常常在那里拾些碎蜡回家熔了做蜡烛,尤其在每年正月十五前后,打灯笼用蜡就来这里捡。

    西安城事——远去的老西安,失落的民乐园。

    “四方城墙围一圈,新城建个民乐园。与民同乐新市场,三教九流都喜欢……”民乐园位于解放路中段东侧,不足40亩的土地,规整、四方。顺治六年(1649年),清政府将这里划进满城,八旗驻防兵分屯其内,是八旗镶红堆房营房,人们又称它八旗驻防城。
    微新华 · 2019-06-05 · 2.93万浏览
  • 共 3 条1

    推荐作家

  • 文章

  • 作家

  • 热搜

  • 会员